2009年6月15日
教協報560期 - 癲福文化

 

  直教育和曲教育
文:徐燦

 我在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學到了教育原理。

 香港女記者和學運兩個男學生,天安門廣場上邂逅,交心,互相扶持,也有政見不合(人民大會堂前該跪不該跪,柴玲都說結束絕食了要不要見好就收...... 等等),亦有青年人之間常見的「窒來窒去」、「帝帝貢」。觀眾漸漸愛上他們。到他們6月3日晚上交換遺書時,青年觀眾哭了。到他們肩並肩、出生入死,「媽媽我沒有過錯......」,其中一個中槍倒下,中年觀眾哭了。

 主題曲在劇終前響起:「Edelweiss, Edelweiss, 願—望藉著你宣告,六四的—真—愛,願—你我傳頌到老。」劇中人的友情、愛情、愛國情,全凝聚在最後幾個輕柔、微弱的音符,淡淡道出,苦戀空餘恨、化蝶未有期。我都哭了。

 劇本創作期間,朋友們曾經進行火氣不少的爭吵:一方說,怎可以略去那麼多史實?一方說,你只是想喊口號,那不是藝術!一方說,面向青年觀眾,要加強愛情線。一方說,那是玷污愛國民主運動,支聯會同人會很難過,要削愛情線!

 果然,四場演後座談會,都有個別貪心的觀眾整天問,六四的史實,怎麼這麼少?一位劇作者答:時間不夠。又有正八經兒的觀眾反對愛情入戲。另一位劇作者答:比較吸引。還是導演答得最應:「只要帶出喜、怒、哀、樂,就有感染力,觀眾才認同,六四的精神,自在其中。」

 對啊,老中青觀眾都哭了,自是有了情,就會去找資料加深認識;認識深了,情越發濃,還會影響人,愛國愛民的隊伍就會壯大。資料性的直接教育似乎少了,可是,打動人心的曲教育更有效。這是藝術教育的真諦。這是國民教育的真諦。不,這是一切教育的真諦。

   
     
2009年6月2日
明報 - 教得樂情報站

 

  「六四」20 周年紀念話劇 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

1989 年,剛畢業的香港女記者Ella,被派往天安門採訪,遇上北京學生丁楠和四川學生徐軍。他們在亂世中邂逅、相識、絕食,遇上屠城、失散、重遇......20年了......他不敢說的,一直藏在沒有被打開的遺書內;她守著的,只有他的一卷菲林;他依戀的,仍是相片中的她。

三顆赤子之心能否舊地重逢?

一首首扣人心弦的歌曲,一幕幕震懾搖撼的畫面,帶領你由2009 走到1989......

日期及時間:
6月5日(五)
下午3時(學生專場)及晚上8時
6月6日(六)下午3時及晚上8時
6月7日(日)下午3時

地點: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九龍聯合道135 號

票價:
80 元,60 元(學生、長者、殘疾、綜援人士)

售票地點:
教協九龍會所(旺角彌敦道618號好望角大廈8樓)
銅鑼灣服務中心(銅鑼灣堅拿道西15號永德大廈閣樓)

票務查詢:2780 7337
學生專場歡迎學校集體訂購

片長:約2 小時

主辦及製作:64 舞台

查詢:2782 6111 或edelweiss@stage64.hk

網址:www.stage64.hk

   
     
2009年6月1日
蘋果日報

 

  激昂與失落 廣場上的故事舞台重現

「如果有一天,天安門廣場上未能放上鮮花一束……」20年了,曾經染血的廣場如今絡繹不絕,就是沒有人能為那些早逝的靈魂送上鮮花。一群來自六四舞台的年輕人,製作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讓從未經歷民運的一代,感受當年廣場上的激昂及失落,以劇場的語言給先行者送上鮮花。

《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把一位香港女記者的真實故事搬上舞台,導演李景昌指,當年這位初出茅廬的記者親眼目擊中國政府的殘忍鎮壓手段,回港後仍活在屠城的陰影下,「佢從來冇諗過有人會用槍對住佢,用坦克車輾D學生,佢話係廣場上學生都好浪漫,談情、談理想、談國家大事,根本冇諗過會血腥鎮壓。」

作為藝術工作者,他希望以人性化的方式,讓觀眾代入角色中,「觀眾同埋角色可以同喜同悲,先會了解當時學生對生活不滿、對自身不滿,先會走出黎,舞台係一個感性、軟性0既媒體,我地不會硬邦邦講史實,唔係將所有報紙擺晒出黎,播番當年新聞片段咁簡單。」

盼老師鼓勵學生入場

《在》講述六四事件前三個分別來自中國不同地方的年輕人陰差陽錯到了北京,參與學運,「佢地當初覺得好浪漫,年輕人有股熱情,到佢地投入左個運動之後,先發現唔係咁簡單。」屠城後,三人各散東西,承諾20年後在天安門重逢,紀念三人的友誼,「咁多年之後佢地未必仍然熱血,而由於太傷痛,所以設法忘記,佢地仲以為其中一個人已經不在人世,結局係佢地係天安門睇到遠處有人放風箏。」李景昌希望吸引1989年後出生的年輕人入場,引發他們對六四興趣,自行追尋真相,「我地呢套唔係嗌口號0既劇,希望發揮到少少力量,我地知道好多老師都好忙,但都好希望佢地都可以幫下手,鼓勵學生入場睇。」查詢可電:2780 7337或瀏覽http://www.stage64.hk

記者 張嘉雯

   
     
2009年5月26日
信報

 

  80後平淡悼八九
文 李志榮 benlei.cw@hkej.com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昔日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記者,今日或已為人父母,或營營役役工作,而推動社會、喊叫口號的責任將薪火相傳,由當日仍是牙牙學語的小朋友延續下去。

八十後的小朋友,對六四的認知往往是由二手資料而來。這班沒有親眼「目睹」六四事件的青年開始接棒,主導社會的發言權。當六四開始成為過去,印象變得模糊,而具權威的「史實」又未能呈現,公道又未得以平反。在混沌的印象之中,悼念六四會是一個怎樣的光景?

悼念六四的方法有很多,有遊行、集會、示威,這些是對抗性較強的做法。亦有人選擇了用較溫和的方法,借展覽、話劇,繼續將悼念六四的工作,薪火相傳。

有一群生於八十後的青年舉辦了名為「P-at-riot:80後六四文化祭」活動,為六四事件的悼念活動貢獻八十後的聲音。他們在牛棚書院策展了「風雨飄搖愛國時」的展覽,展品皆由一班生於八十後的青年藝術家為「六四」而創作。

想了解 YZ 世代對於六四的理解,在其展覽筆記可看端倪。策展人李展峰表示:「紀念六四其實與記憶,或是否親身經歷關係不大……其實,重要的是六四如何偷偷溜進我們的故事。這可能是從師長、父母的對話,也可能是一齣戲、一首歌、一段文字……由此觸發我們追尋及傳承的理由。」

生於1984年的李展峰在藝術公社擔任策展工作,六四踏入二十周年,他組織了一班青年籌辦展覽,慢慢「愈搞愈大」,成為一個文化祭,當中內容包括讀書會、研討會,以及在街頭派發「六四模擬試題」等等。李展峰坦言,他在活動舉行期間,翻閱資料多了,與傳媒溝通多了,他才對六四有更深的體會。「當初決定舉辦這活動時,其實腦海混沌一片,只知道六四是一件大事,值得悼念。」

悲慟稍縱即逝

發生六四事件時,李展峰只有五歲,對六四的認知,只能從二手資料而來,以至對六四的激情、感觸,也只是在閱讀這些資訊時,才會出現。「從 YouTube 看到學生拉 banner 和絕食等片段,我便會很激動,甚至眼泛淚光。但是這些感覺往往隨著影片播放完畢,閃過即逝,那感覺和我看四川大地震、緬甸軍隊殺僧侶的畫面一樣。」

林愷倩是參與展覽的藝術家之一,她的作品名為「我什麼也沒有做」。這件作品不是什麼創作,她只是將自己在1989年6月前後拍下的生活照拿出來展覽。她這樣「懶散」的創作,其實就是希望帶出自己對六四,甚至對生活的一種無力感。在她的展覽筆記裡,她這樣寫到:「我什麼也沒有做過,因為我沒有創造一件全新的藝術品,作品都只是我的收藏;我什麼也沒有做過,因為我沒有主動參與政治,也沒有興致去認識政治;我什麼也沒有做過,因為我沒有回饋供養我的父母之餘,甚至用藝術去挖開他們不愉快的歷史。」

同樣,林愷倩到參與這個展覽時,才花多些時間在維基百科瀏覽有關六四的資料。「在 YouTube 看有關六四的影片,我的心情像看戰爭片段一樣。」林愷倩覺得,對事件的投入和關注程度,始終和一個人的經歷有關,既然沒有經歷,就只有靠身邊的人口述和討論。「相對於文革,我的父母在六四事件上不會著墨太多。所以對於中國歷史,我會關心文革多於六四。因為我的父母於文革有親身經歷,他們會經常對我說有關的故事,所以我的了解會較深入,自然對這段歷史更有興趣。我會主動了解有關文革的歷史,閱讀有關的書,但不是六四。」

演繹學運情結

另一班青年人自組了一個名為「六四舞台」的劇團,他們將於6月5至7日,上演一套名為「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舞台劇。劇中主角包括一名年輕的香港女記者 Ella、北京學生丁楠和四川學生徐軍,這是一個有關這三位青年在1989年6月前後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相遇和互動的故事。

編劇之一列明慧形容:「悼念六四從來只有燭光晚會、示威等模式,這等比較『老』的形式,青年不會太受落。我們並不是想透過這次演出去訴求什麼,那些歷史資料,我們都以新聞片段去表達。反而在故事中,我們側重描繪三位青年突破生活上的阻礙,去尋找自己的理想。例如 Ella 由一個平凡的娛樂記者,變為跑在六四最前線的記者,丁楠以一個根正苗紅的背景去參與六四事件等。相信這會是最能吸引青年人的地方。」

二十九歲的羅松堅是其中一位演員,他飾演北京學生丁楠。雖然參與演出,但對於作為自由身演員的他來說,這個角色和他往常演出的角色沒有多大分別。「我想,觀眾入場是想看丁楠對六四的價值觀,而不是羅松堅的價值觀。況且,我對六四事件沒有多大的情意結。六四發生時我只是小學三年級,感覺上,六四對於我來說,不是一件貼身的事。」

和很多新一代的人一樣,羅松堅對於六四,沒有既定的立場。「我對於六四的立場,只是道聽塗說,有來自官方的說話,亦有來自社會各界的聲音,以及身邊朋友的討論。初時很多聲音都說中央政府做錯了,但之後愈聽愈多不同聲音,如果中央當日沒下這命令,中國可能沒有今天的經濟成就。我們需客觀地看這件事,尤其正在修讀哲學的我,更不敢妄下結論。」

反思政見立場

列明慧留意近日的討論,發覺當下的青年對六四的認知,都是十分片面。她觀察到,社會鼓勵學生獨立、多維思考,令到青年出現這一種思維模式:思考六四時,除了思考學生的立場,更要思考國家的利益、國家元首的立場等等。年輕一代對於六四多是沒有立場,或是比較冷淡。「就像你既要思考被虐者的苦況,也要思考施虐者的立場及難處,所以家庭暴力事件也應從不同方向深入了解。」

數年前,列明慧幫忙支聯會作六四燭光晚會的主持,她在大學畢畢業後才參與支聯會的工作。「六四發生時,我就讀小學六年級。當時我覺得六四是一件很遙遠的事,但在翌日上學時,校長聲淚俱下地上台發言,說一些『大家要努力讀書,貢獻國家……』之類的說話,我才覺得六四是如斯貼近。我的父母反對我參與支聯會的工作,我亦只是從書籍和二手資料才認識六四事件。令我一直都堅持『平反六四』這個理念,我想,是來自同理心。當你想到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兒子的母親,到今天仍不能作公開悼念,她們的兒子到今天仍然不能沉冤得雪,得到一個公道;同時當你想到這些母親已經年華老去,你更希望六四早日得以平反。」劇目「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正是她的心願,希望有一天中央政府能允許市民在天安門廣場的地上,放一束小白花,悼念死難者。

官方有意將真實含混交代,時間流逝,將事件無意地淡化下,六四事件將無可避免地被歷史洪流稀釋。引用司徒華在星期日城市論壇的結語:「默寫的謊言,掩蓋不到劣寫的歷史。對六四的評價,是對每一個中國人良知的試金石。」

無論 YZ 世代悼念六四的態度是激烈也好,平淡也好,總好過沒人提及,讓二十年前學生對國家的犧牲靜靜地封存在歷史檔案室裡。只要有人記起,總有一天歷史會給予事件一個中肯的答案。

   
     
2009年5月26日
經濟日報

 

  可敬的秘撈人

秘撈,即秘密撈外快,瞞住僱主之行為。

點解要秘撈?因僱主十之九九希望二十四小時擁有屬下員工,包括佢地0既身體、天份及靈魂。

無乜對或錯,只係睇站0係邊個角度出發。

事實,秘撈,不能非黑即白咁界定為可敬或可恥行為,正反皆有理也。因為,秘撈者亦振振有詞︰「將正常工作未能發揮0既天份用盡,作為對社會經濟0既一份貢獻。」

老友,你知我知,香港有幾多打工仔會一世人同一時間只做一份工0丫 ?

今日,我阿活同樣講秘撈,但,要起立敬禮,因為,對象乃係大群熱心、熱情、熱誠及熱血之秘撈義工。

喂,點解做義工都要秘撈?

因呢份義工,懷有極濃政治理想,並非所有僱主,尤其市儈資本家或高官所認同,故員工只可低調於公餘奉獻。

小弟所指者,乃每年此時忙到抽筋0既大群支聯會義工,佢0地從不求曝光,只追尋一份不應遙不可及0既理想。

此外,我又想介紹一班志同道合、理念相近 ─致力推動中國民主發展0既年輕人團體「六四舞台」。

「六四」二十周年,「六四舞台」重點出擊,製作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透過藝術將「六四」兩大主軸─學生及記者當時遭遇0既及心路歷程,以一幕幕震懾搖撼畫面,將觀眾帶回二十年前,大家未能忘記那段用鮮血寫成的歷史。

希望你能支持呢群可敬0既年輕藝術工作者,詳情請上 www.stage64.hk ,或電二七八○七三三七可也。

   
     
2009年5月13日
明報 | 政情

  六四舞台劇將公演3 天4 場

除了燭光晚會和遊行等紀念活動,今年有年輕人合組「六四舞台」,演出以六四為背景的舞台劇──《在廣場放一朵小花》,下月5 至7 日公演4 場。該劇希望帶出後人不能到天安門廣場悼念六四死者的悲哀,並配以現場樂隊、六四新聞片段等。

「家屬不能悼念的悲哀」

身兼支聯會義工、該劇監製和編劇的列明慧表示,與幾名熱中推動公民教育人士和支聯會義工合作創作此劇,並獲學聯中國民主基金和中大學生會中國民主運動基金合共贊助10 多萬元,籌備工作由去年開始,訪問當年曾參與採訪六四的前線記者蒐集資料。

該劇講述一名因六四要到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與兩名內地學生的六四經歷。列明慧表示,參與該劇的全是專業和現職的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均會收取演出費用。

列明慧表示,對曾蔭權前日「我0既意見就係代表香港人整體意見」感到憤怒: 「他一定不能代表我!」她指曾蔭權的言論推動他們要將戲演得更好,但並不會因而增添曾蔭權「我代表香港人」的情節在該劇之中。

列明慧鼓勵教師和學生入場觀看,有意者可到教協購票,票價分60 及80元;6 月5 日下午3 時的一場則為學生專場,票價40 元。

■網址:www.stage64.hk
■查詢:2780 7337

   
     
2009年5月17日
東方日報 | 副刊

  從浪漫中認識歷史

中國人不會遺忘的歷史——天安門六四事件,舞台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以它為背景,講述一名香港女記者被派到天安門採訪,期間遇上北京學生丁楠及四川學生徐軍,三人在亂世中相識、邂逅及共同進退,有過一段難忘經歷。廿年後三人再重遇,大家亦各有依戀,以天安門六四事件為背景,題材新鮮,令年輕一輩在浪漫背後認識這段歷史。

《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
日期:6月5—7日
時間:下午3時/晚上8時
地點:香港兆基多媒體劇場

   
     
2009年5月17日
明報 | 港聞

  「64 舞台」排練

近日有人組成「64 舞台」,將於下月5 至7 日演出以六四為背景的舞台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故事講述一名香港記者與兩名內地大學生於「六四」期間的經歷,劇中主角昨日排練。該劇統籌章思華在過去19 年均為六四晚會擔任舞台監督,他表示,早於兩年前已開始籌劃此舞台劇。導演李景昌(綠衣者)表示,此劇的對象是對六四缺乏認識的年輕人,希望透過話劇呈現出事件中的人性,例如學生的心理掙扎,當中亦會加插一些六四的新聞片段,希望引起年輕人的興趣,令他們深入了解六四事件。章思華直言非常擔心門票銷情,現正透過教協在學校宣傳。詳情可瀏覽www.stage64.hk (何家達攝)